追蹤
閱讀花園:讀書會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人們可以在生活中成長、從社會中學習,也可以從一本好書中受益。閱讀正是我們停下來反思與沉澱的機會。會從書本的閱讀中,發現些什麼。
  • 30961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 電影導讀

影片的啟發 一、 夫妻生活的議題  本部影片充滿著女性自我覺醒中的痛苦掙扎,婚姻真的是與自我定位衝突的嗎?缺乏溝通常是夫妻仳離的導火線。  影片一開始是女主角與賴爺的對話,賴爺預言她會有一段短暫的婚姻,也許當時小莉的內心已經對與史蒂夫(小莉的先生)的婚姻有了質疑,這可以從之後夫妻一起參加朋友孩子的滿月宴看出,夫妻倆的價值觀是不同的,史蒂夫想要穩定的工作(教書),假日喜歡逛大賣場,雖說喜歡小孩,但能不能照顧好嬰兒可能打個問號,從他抱嬰兒的姿勢來看,不像一個準備好的爸爸;小莉要的是旅行、美食、悠閒的生活,同時觀照內在自我、探問生命的意義。但二人似乎缺乏溝通,常是各自決定然後告訴對方,像小莉告訴先生接下來要到阿魯巴,二人可以吃美食…,享用客房迷你吧,卻忘了問先生他的想法;史蒂夫則在小莉正跟神禱告、內心困惑掙扎時告訴她:我不想到阿魯巴,並沒有從女主角的臉部表情上體會及同理她的感受,這也是促成小莉堅決離婚的因素之一;當然,我們也從影片中談離婚的段落中看到小莉無法同理先生愛她的心情,或清楚與先生溝通的能力。  從影片中我們看到小莉在母職與自我定位間的徘徊,就像她的好友所言:「妳曾經整修廚房,準備當個妻子和廚娘」,是什麼讓小莉退怯了?而當小莉問好友:「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準備好有小孩?」好友是從少女時代就夢想著當媽媽(是自己或社會的價值觀?),但也告訴小莉:「生孩子就像在你臉上刺青,是無法後悔的」,影射出社會上對父職與母職的期待是不同的,一個拋夫棄子的男性和一個拋家棄夫的女性能被接納的程度是不同的。 二、自我選擇與決定的議題 本片處處看到女主角小莉在追求自我過程中的困境,從決定離婚,與大衛同居,大衛有意無意間提到的婚姻生活,其實也是一種對女性角色的期待,(即使他知道這會讓二人陷入痛苦);在義大利雷凡尼家,與雷母的對話更是看出男女的性別差異,同樣一件事,男生做是「勇氣」,女性來做則是被指責,似乎「婚姻」才是女生唯一的歸宿。「女性必須走入家庭」這個議題從印度的圖絲身上最明顯反應出,十七歲的圖絲希望念大學,學心理學,但她最後還是要妥協,接受家裡的安排嫁給里吉,這並不是說婚姻一定會阻礙女性追求自我,但是如果不是以快樂的心情進入婚姻,就像小莉要圖絲在婚姻中能快樂,圖絲的反問:「我快樂時是什麼模樣?」自己的生活似乎是遵循別人的安排,這樣即使沒有婚姻也不能尋到自我的定位。  其實不管是男性或女性,生活中常會碰到「選擇」的議題,很多時候我們放棄自己作決定,因為我們不確定「我可以做出不後悔的好決定」,事實上,沒有所謂的「最好」或「不會後悔」的選擇,在生命的旅程中我們可能做過錯誤的選擇,就像德州的理查,因為酗酒和吸毒而造成妻、子離開,十餘年來背負著罪惡感、透過各種方式不斷尋求「原諒」,事實上,不能原諒我們的往往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而造成自己不原諒自己的心靈負荷通常是我們認為自己做錯了事,其實這只是當時的「選擇」,而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的最佳方式也許不是一直沉浸在「對過去的懊悔」,而是選擇原諒向前走,同時遇到相似的事情時再做決定,再次面對冒險,就像影片中的理查走出差點碾死兒子的罪惡感、更重要的是真正面對自己曾經因為吸毒與酗酒的錯誤行為;同樣受過婚姻傷害的斐利貝和女主角小莉,要不要再次投入親密關係,這都是選擇。而電影結束於小莉選擇留在峇里島,與斐利貝乘坐遊艇於海上遨遊,這也許是「不確定」的象徵,波動的海不正是小莉與斐利貝的未來嗎? 三、尋求自我與人際聯結  本片雖然名為「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事實上整部電影都在說明「人際支持」的必要性,特別是一個人在心理困惑、生命面臨低潮時。像女主角小莉在選擇離婚時,有好友的陪伴,也許朋友無法理解小莉究竟在追求什麼,但她是一個很好的陪伴、傾聽者,包括陪她看舞台劇、提供住處、一起喝下午茶…;與大衛(舞台劇男主角)的相識是小莉到印度追尋心靈導師的啟蒙;在義大利的房東、蘇菲、以及透過蘇菲介紹的雷凡尼一家人,讓小莉學習當下的快樂,凡是不一定要按部就班。到印度遇到的圖絲、理查,幫助女主角更清楚的面對自己的婚姻、圓滿了自己與史蒂夫失控、屬於自己的婚禮之歌。而理查也透過對小莉敘說自己的故事而得到救贖,原諒了自己。重返峇里島,除了與賴爺外,離婚的「大姐」、大姐的女兒圖蒂、亞美尼亞、斐利貝等人都對女主角的生活有著重要影響,透過經書超寫,小莉幫助了賴爺;從幫大姐和她女兒圖蒂擁有自己的家,讓小莉找到了「意義」(對每個人奉獻);與斐利貝的相識、相戀,其實是小莉必須面對影片一開始她想要脫逃的「婚姻」,這是再一次的循環。  「負擔因分享而減輕」,很多時候我們不習慣告訴別人我們的困難,總希望在人前呈現完美的一面,不但無法解決自己遇到的困境,還可能為了呈現完美的自己而需要多花精力掩飾缺失的一面,影片中的每個人都不完美,都有自己身心的傷痕,但都能展現真實的自己,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 四、面對真實的自己 平衡的自我定位是什麼?「不偏向神、也不偏向人」的中庸之道,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樂,要在失衡中找回自我的第一步就是:勇於面對真實的自己,包括自我的身體意象(身材、容貌)、做錯事情的自己、徬徨的自我…。 首先要接納自己的不完美(身材、個性)是不容易的,很喜歡女主角在義大利從食物中尋求快樂(讓小莉覺得自己需要改變的原因之一是對食物開始提不起興趣的人),義大利提供了女主角感官的滿足,就如她告訴蘇菲的「吃完披薩再去買條大一號的牛仔褲」,與披薩「戀愛」,胖一點又如何,這是自我的一部分。雷凡尼一家人的行為都在告訴小莉什麼是「真實自我」,說話伴著誇大手勢、雷母率真的表達自己的想法、雷父隨性的個性,忘了解凍火雞又如何,它可以變成第二天豐盛的早餐。不在乎身材盡情享受美食,不擔心別人的眼光,我就是我,人就是有著缺點,何必要求完美。女主角試著從義大人的眼光中學習區辨「娛樂與快樂」,「美國人懂娛樂,但不懂快樂」。原來,以往我們是在耗費心神後,才去尋找「休閒娛樂」,然而,有人正是以「無所事事的生活」為最高目標!奧古斯都廟的參觀,讓女主角體悟到從光耀璀璨到毀滅,「毀滅是天賦,毀滅是轉變之始」,面對自己破碎的過去也是轉變之始。 女主角小莉從圖絲的婚禮回想自己與史蒂夫的婚禮,她一手包辦了所有的事情,但在重要的、屬於自己的婚禮之歌卻被史蒂夫抽換了,(由史蒂夫的選曲可以看出他其實適合獨舞,不適合婚姻雙人舞),當時小莉以微笑包容這一切,但也許這是心中的遺憾,需要被撫慰的,所以在聽完理查的故事後,小莉真實的面對她心中的結,(心理上)將史蒂夫拉到印度,重唱自己希望的婚姻歌曲,修補不圓滿的婚姻之歌。  整部影片讓我看到的是一位女性不斷的學習、面對、執行與放下,尋找心靈的God,從紐約到義大利、印度、印尼峇里島,能讓自己身心平衡的其實是自己的選擇,「何必向遠求靈山、靈山自在汝心頭」,人生定位在於知道「你要去哪裡?」「你從哪裡來?」「你已婚嗎?」了解自己與家人朋友的關係,與上天的關係,才能找到自己的平衡。女主角小莉與裴利貝的相識與戀愛,選擇的問題再次浮現,「選擇→做決定→面對自己的決定(負責)」的不斷循環這也是每個人的一生議題。 來源:新竹市婦女社區大學http://www.women.hc.edu.tw/index.php 2011/3/13 許鶯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